我们的卫生保健系统之所以昂贵,主要是因为它是被动的,试图纠正已经发生的问题。这些问题通常是长期代表患者忽视的结果。如果我们的卫生保健系统的重点变为积极主动:旨在保持人们的健康,那么它的成本将会便宜得多。这种过渡已经开始发生,但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可以采取什么措施来加快这一过程?